• RSS訂閱 | 存為首頁 | 收藏本站| 
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投資進賢 > 縣內刊物 > 進賢文苑 > 正文
    蹺蹺深圳迎新年
    發表時間:2019-01-25   來源:軍山湖詩歌學會   作者:三 石   瀏覽次數:427    [打印]  [關閉]

           元旦下午,我們正在深圳北站候車返程,賀苓打來電話問候。我遂將蹺蹺要我轉達的話告訴她。
           離開賓館前,蹺蹺對我說:“阿公,你跟阿姨說一下,陶寶總要我聽她的。”我說:“對呀,她是姐姐,你當然聽她的。”接著,我隨口問道:“那你聽了嗎?”蹺蹺回答:“有時聽,有時不聽。”我點點頭:“這也沒錯,要有自己的主見。”
           聽罷我的轉述,賀苓在電話那端也樂了。
           跟賀苓七八年沒見了,常念著,尤其是她有了孩子后,更想去看看。可是,總因為俗務纏身難于成行。2014年連機票都買好了,最終還是因故退票沒去成。所以,這次接到樊小溪邀請,我便毫不猶豫,和小燕、雷蕾帶著蹺蹺,前往深圳辭舊迎新,歡度2019元旦小長假。
           12月29日下午,在深圳北站出站口,與在此久候的樊小溪一見面,彼此格外親切。接我們上車后,他沒帶我們去入住的亞朵賓館,而是領著我們先參觀位于龍崗的華為深圳總部。這里的環境真美,令人眼睛為之一亮,神清氣爽。而3只黑色天鵝,則把蹺蹺給牢牢吸引住了。它們在清清湖水中隨心游弋,蹺蹺沿湖邊跑著觀看,還讓媽媽給拍照,以致我們要她去別處參觀都不愿離開。
            當晚,樊小溪為我們設宴接風。這可把蹺蹺樂壞了。因為,小溪的愛人、岳母帶著他女兒果果來了。盡管兩人相差3歲,兩人也是初次見面,可她們卻一見如故,一下子就黏到了一起,玩得火熱,滿大廳瘋跑。
            第二天早上醒來,聽說又要來一個小朋友,蹺蹺更加欣喜不已,自言自語道:“我送她們什么禮物呢?還是送畫吧。”于是,她拿起床頭柜上的鉛筆、白紙,和我帶來的紅色圓珠筆,伏案畫起來。她邊畫邊說:“阿公,以后你多帶些彩筆來。”三下兩下,兩幅畫作便完成了。一幅是6只小老鼠,鉛筆勾勒形體,身子、耳朵和嘴巴都涂著紅色,活潑可愛。一幅畫著6只展翅飛翔的小鳥,也是鉛筆勾勒形體,喙和尾巴均為紅色。翅膀呢,有的涂著紅色,有的只用紅色勾邊。有一只頭也是紅色的。好一組小精靈。
            早餐后,賀苓帶著女兒陶寶過來了。陶寶與蹺蹺同齡,比蹺蹺大兩個半月。在賓館大廳,蹺蹺將剛完成的畫作禮贈陶寶。陶寶性格賢淑內向,顯得很拘謹,接過畫,道聲謝,又獨自在沙發上默默坐著。蹺蹺只得走開玩自己的了。稍后,樊小溪一家人也過來了。準備上車出游,小溪、賀苓和我3家10人,兩部車正好。蹺蹺緊拉著果果的手,硬要坐上小溪的車,把陶寶“晾”在她媽媽的車上。
            不過,小孩子還是容易混得熟。下車走進版畫基地的國際藝術家村,陶寶逐漸放開了,3個小朋友很快就玩到了一起,有說有笑。別看她們年齡小,游興卻濃厚。在不同戶型的版畫名家工作室穿進走出,面對琳瑯滿目的各式版畫,她們目不暇接,左顧右盼。最吸引她們眼球的,是一幅幅栩栩如生的花鳥蟲獸版畫。見孩子們如此迷戀,樊小溪讓幾個小朋友各自挑選一幅最喜愛的版畫,為她們買了下來。蹺蹺要的是生肖“子鼠”。她對玩具鼠特別依戀,到了無“鼠”不入睡的地步,家里床上、廳堂,到處是裁剪小熊被折疊的大大小小的老鼠。這次到深圳,她也沒忘了帶上一只。
            步出藝術家村,繼續在觀瀾山水田園度假村游玩。小朋友們依然興高采烈。展現眼前的是一片秀美的世外桃源般風光,青山疊翠,小橋流水,魚翔淺底,小鳥依依。蹺蹺與陶寶、果果相互追逐嬉戲,或喂魚,或觀鳥,或弄花,興趣盎然。山腳下一大片草莓,更是把她們吸引住了。盡管早過了午飯時間,都已饑腸轆轆,她們還是纏著要去采摘,果果尤其哭鬧得不行。只得依了她們。可3個小朋友各自采買了一小籃,還是戀戀不舍。
           晚上,向鋒設宴款待(頭天晚宴他也欣然作陪)。客人還有吳總等幾位在香港、深圳發展的老鄉。向總、吳總我們原來認識。2008年我夫妻倆到深圳時,結識了他們等一批在深圳發展的進賢籍年輕才俊。當時還是向總為我們接的機。十幾人圍坐好,斟滿酒,準備開席,坐對面的蹺蹺要我過去一下。我說不方便走動,要她有話直接說。于是,她右手掌擋在嘴巴前,輕聲叮囑我:“阿公少喝點酒。”真乖,我立即對其笑著點了點頭。
           樊小溪已在華為工作多年,現任供應商質量認證部部長。據他介紹,隨著2018年東莞松山湖溪流背坡村華為基地的搬入,他不久也將來此上班。于是,31日小溪自豪地領著我們來此參觀。從深圳開車一個多小時,來到東莞華為基地,從F區大門進去。“走這邊。”“我們先去巴黎。”“看,指示牌,巴黎在那里。”蹺蹺和兩個小朋友手里各拿著一張導游圖,在前面指指點點,邊走邊嚷。果果的媽媽小陳說:“我們只有聽幾個小朋友的,她們說去哪就去那。”
           跟著孩子們,我們來到巴黎。不要說蹺蹺她們,我們大人也為這異域風格的建筑組團嘆服。華為東莞總部基地如同歐洲小鎮,仿照牛津、巴黎、盧森堡、溫德米爾等歐洲著名的建筑風格,由12個建筑組團構成。一條總長度5.6公里富有古典風格的有軌電車,貫穿這些歐洲小鎮。我們乘坐小火車游覽,從巴黎站上車,過一兩站又下到建筑群游玩。小朋友們歡蹦活跳,大呼小叫,興奮不已。在L區海德爾堡,她們玩得格外開心。穿過深沉內斂、雍容華貴的建筑群,來到綠樹碧草環繞的湖邊。微波蕩漾的湖面上,3只黑天鵝從對岸游了過來。蹺蹺同陶寶、果果興奮極了,立即拿出小火腿腸,捽成小塊,一塊一塊地向天鵝面前拋去,歡快地看天鵝們搶食。未幾,一群鴨子也被吸引了過來。小朋友們更加饒有興味地向水中拋食,哈哈大笑。直到一工作人員前來制止,孩子們還在岸邊看了一會,才一步三回頭地緩步離開。
          小溪說,深圳福田區近期晚8點都上演燈光秀。于是,游罷東莞華為基地,我們馬不停蹄直奔深圳蓮花山。停好車,將近7點。我們顧不得吃晚飯,直接來到蓮花山腳下。在入口處,工作人員介紹,燈光秀已于近日停演。不過,既然來了,大家還是興致勃勃地向山頂走去。最佩服蹺蹺和陶寶的精力,白天玩了一天,現在上下山兩個多小時,她倆又同我們大人一樣走,毫不知疲倦。果果小,才2歲多,基本上是坐在小童車上,她媽媽在后面推,蹺蹺和陶寶則在童車兩側各搭把手相幫。一路上,小陳不斷與孩子們逗趣,說笑話,提問題。她問孩子們:“我們來說英語,看誰先答得上來。是我報英語你們說漢語,還是我報漢語你們說英語?”“我們說英語。”蹺蹺搶著說。陶寶和果果也跟著附和。于是,小陳說道:“好,那我說了啊——紅色。”3個小朋友齊聲搶答:“red.”小陳又說:“綠色。”孩子們又異口同聲地回答:“ɡreen.”可是,幾題過后,蹺蹺慢慢地就答不上來了。但令我驚喜的是,她不但一點不拘束,還大聲向小陳建議:“阿姨,做加法,做加法。”小陳答應了,隨即出了一道題:“20加12等于幾?”蹺蹺在心里默算一下,很快報出答案:“32。”幾道題后,小陳轉而出了一道減法題:“12減7等于幾?”同樣,稍微默算后,蹺蹺又答了出來:“5,等于5。”
           來到山頂,盡管無緣用動態彩燈上演的絕美燈光“交響曲”,但對面樓宇霓虹閃爍的彩燈還是夠精彩迷人的。遙見“歡度2019年元旦”大型豎式滾動彩燈條幅,蹺蹺激動不已,情不自禁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旁“表演”起來:“新的一年開始了。祝大家新年快樂!祝爺爺、奶奶、外公、外婆身體健康,笑口常開!祝爸爸、媽媽工作順利,幸福美滿!”接著,深鞠一躬:“謝謝大家!”見蹺蹺表演得如此天真活潑,口齒清楚,語言流暢,賀苓立即掏出手機,要蹺蹺重來一遍,她要錄下來。然后,又叫陶寶和蹺蹺并排站在前面,同“臺”表演,她重又攝錄。賀苓問:“誰先說?”蹺蹺立即舉起右手:“我,我先說。”她依前樣,再次表演了一番。不過,可能因為緊張,這次沒先前那么流利了。緊接著,陶寶也說了一段祝福語。
           3天小長假,小溪、賀苓兩家人——賀苓丈夫小趙近段時間因借調在北京而缺席——已足足陪了兩天多,無意盡打攪他們。于是,蓮花山下來后的晚餐上(賀苓爭搶著做東),我謊稱另有事,第二天就不用他們管了,各自忙去。
           元旦中午,我們退房自己叫滴滴車到深圳北站。在候車大廳,我帶蹺蹺樓上樓下隨處游蕩。我問蹺蹺:“我們在深圳告別2018年,迎來2019年,寶寶又長大了一歲。你知道自己今天幾歲了嗎?”“6歲。”蹺蹺不假思索地回答。我接著問:“這次來深圳開心嗎?”蹺蹺揚起小臉看著我:“開心!特——別——開——心——”
     

    我要分享:

    相關閱讀

    上一篇:娘的大事

    下一篇:大無大有周總理

    關于我們 | 聯系方式 | 隱私聲明 | 版權聲明 | 使用幫助 | 網站地圖 | 我要糾錯
    主辦:進賢縣人民政府     未經許可嚴禁復制或鏡像
    承辦:進賢縣經濟信息中心 贛ICP備B2-20050415號
    政府網站標識碼:3601240002  贛公網安備360109011054601號
    pk10怎么看走势图选号